• logo
瓯网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要闻关注

三个男人在武汉最漫长的坚守:他们,护卫着浙江最硬的鳞

2020/04/03 10:53 来源:小时新闻 编辑:游历 浏览:1988

  • 本文导读:
  • 3

钱江晚报·小时新闻 记者 何黎

临别武汉前,浙江省援鄂医疗队指挥长、浙江省卫健委副主任曹启峰,突然这么提问与他一起从最初坚守至最后的战友。

副指挥长徐飞鸿想了想,说:“我会用‘活着’、‘价值”这两个词语去组句。”

后勤主管凌磊脱口而出的,却是一个数字:“1860!”

(左起:徐飞鸿、曹启峰、凌磊)

幸好我们星夜驰援,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

1860,这个曾让凌磊魂牵梦绕的数字,是符合医用标准的N95口罩型号。当地医疗防护物资的短缺,是初抵武汉的浙江医疗队迎面遭遇的巨大难题之一。

“1月25日大年初一,浙江第一批援鄂医疗队打仗般地疾行武汉。当我们来到接管的医院病区,发现情况比想象的还要糟很多——一边是大量危重病人急待被从死亡线上拉回,一边是永远等不到的床位。而武汉同行更是因久战疲惫和巨大压力,接近崩溃。”曹启峰回想起两个多月前的情景,仿佛历历在目,“当时最大的感受就是,幸好我们星夜驰援,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。”

“来自呼吸、感染、重症等专业的浙江医护人员,踏入将要接管的病区时,一时都懵了:由普通病房临时改建的隔离病房,设备、流程、管理上都与想象中的大相径庭,后勤人员严重不足,医疗垃圾和生活垃圾混合堆积,防护不足的患者家属随意进出……”徐飞鸿回忆道,“只能从现实出发,甚至土法上马,想方设法尽量完善每一环节。院感专家因陋就简设计了尽可能严密的防控方案,并且在实操中人盯人地确保不能有一丝疏漏。医疗队仔细梳理了流程,并拟定了驻地管理、病区管理规章。医护人员身兼多职地承担起了消杀、护理、保洁角色,整个病区由此很快得到改观。”

曹启峰接受湖北媒体采访。 王坚颖摄

“我们当时只想着尽快接收病人。但前提是,必须保证医护人员‘零感染’。”曹启峰说,“防护装备就是前线抗疫战士的生命线,当时却无法充分保证,比如每天各方捐赠的N95口罩有不少,但合乎医用标准的1860型号少之又少。”

为了多方寻找医用防护物资,最初那些日子凌磊每天要加100多个微信好友,医疗队用于协调运输的商务车每天要跑好几百公里。有一天,一位杭州电脑版家联系医疗队,捐助了960个1860型N95口罩。“简直惊为天人!”凌磊笑说。

但情况在逐步好转。半个多月后,随着省里大后方及时给予调配和补充,加之越来越多的各界捐赠陆续运到武汉,医护人员慢慢不再为防护担心,他们转而开始为改善病人住院状况而帮助捐助床单、尿垫等生活物资。

3月5日,曹启峰、徐飞鸿、凌磊代表医疗队接受武汉第四医院感谢信。 王坚颖摄

必须保护好每一位队员,这是军令更是责任

历以艰辛,感以疲倦,受以心痛。每一位浙江医疗队队员,在投身湖北战疫的历程中,身心都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挑战。

“在武汉的这些天,尤其一开始,每天都像坐过山车,各种意料不到的问题层出不穷。“曹启峰说, “我们必须保护好每一位队员,这是军令,更是责任。”

1月30日,医疗队入驻医院第三天,病区共同登陆的当地医生确诊;

1月31日,医疗队入驻医院第四天,病区共同登陆的当地护士确诊;

2月1日,为医疗队开车的当地司机确诊;

……

浙江医疗队不仅仅面临着一批批医护被隔离,导致人手越来越短缺,更大的问题是,队员们的心理压力越来越大。

“那个阶段,也正是武汉的至暗时刻。队员们目睹着不断有病人离去,被感染风险又如此之近,悲伤之余内心都不免惶恐,很多队员由此开始失眠。不下十位队员问我同一个问题:假如自己被感染了,怎么办?” 徐飞鸿说,“我们当时回答,一旦有意外发生,就在医疗队经管的病区专门辟VIP病房予以专门照护。”但个别队员仍哭着说:“这样能保证不会发生最坏的事吗?”

坚实的大后方,给予了最强大的支持。时刻牵挂着前方医疗队的浙江省卫健委主任张平闻知前线担忧,紧急指挥派出两辆负压救护车疾驰武汉,为所有驰援医护提供安全保障,确保意外情况下向后方的及时转运。从此,这两辆车日夜守候在驻地,犹如队员心中的定海神针。同时,随队心理医生也成为每支医疗队的标配。

并非生而英勇,只是选择无畏。没有一个人退缩,全队上下抱定必胜的决心与信念,咬牙奋战。在冬日的寒风里,一支又一支的浙江医疗队接连逆行出征,全浙江最硬的鳞,投身武汉大会战。

“从病房app到院感防控,从诊疗方案到护理模式,从病区管理到驻地管理……一开始都是有无数的困惑和困难,医疗队在摸索中积累起了越来越丰富的经验,为之后抵达的队伍提供了实操高效的模板,得以迅速投入战斗。”徐飞鸿说,“记住每位患者的名字,和患者多讲讲贴心话,和患者握手,或给他们一个拥抱……”

一位老人的丈夫、妹妹都因新冠肺炎去世,儿子也被感染,医疗队医生查房时轻轻问了一句“我抱抱你好不好”?沉默多日的老人瞬间放声痛哭。积痛的释放、心结的打开,让医患互动更加顺畅。浙江医疗队倡导的的人文关怀举措,更是取得了非常好的辅助疗愈效果,感动了无数武汉人。

尽管很多时候条件受限无法完全施展身手,但浙江医疗队带来的浙江经验、浙江速度、浙江温度,在大会战中充分显示出了实力,最终取得高分。

3月22日,曹启峰送别第一批援鄂医疗队返浙。 王坚颖摄

坚守武汉70日夜,驰援三君子终凯旋

3月29日,浙报集团派驻武汉的随队记者王坚颖,在浙江医疗队驻地随手拍下了一段可爱的视频。画面里,两位搬运工,一位着灰棉服,一位着深蓝棉服,扛着一个个大箱子不间断地往集装箱车里装,一边说:“搭积木!这集装箱可够深的!”

谁能想到,这两位竟然是浙江支援武汉医疗队指挥长曹启峰与副指挥长徐飞鸿,在将撤离医疗队剩余的防护物资发回后方。在队友们眼里,这样的亲力亲为,是两位指挥长在武汉的日常。

“我们2018名浙江援鄂医疗队队员,都是共同作战的战友。每个人只是岗位不同,人人动手,尽自己的所能,才能齐心协力打赢这场硬仗。”曹启峰诚恳地说,“我对每一位队员都非常感激,他们真的都太棒了,反复请战上前线,不仅直面生死危险,更对患者倾注最大的关爱。他们都是了不起的英雄。”

曹启峰、徐飞鸿、凌磊给队员们过生日。 王坚颖摄

而队员们眼里的曹启峰,是这样的一位带头大哥:“每次我们遇到困难,他总会想方设法地帮助解决。“两位指挥长是发自内心地心疼我们每一位队员。”“他带着战友们一起亲手给我做了长寿面送到房间门口,还唱了生日歌,太惊喜太感动了!”“只要有他在,我们的心就很定”……

从1月25日至4月3日,整整70天。浙江医疗队指挥长曹启峰、副指挥长徐飞鸿、后勤主管凌磊,他们是驻守武汉最久的浙江援鄂医疗队队员。是他们,倾心护卫着浙江每一片最硬的鳞。

如今,冬已尽,春渐至,山河无恙,人间皆安,驰援三君子终凯旋。

左二起:曹启峰、徐飞鸿、凌磊

“回家第一件事,会做什么?”大男人们的回答,却都很温柔:“好好抱抱家人!”

继续追问曹启峰:“那么,生命中烙下深刻印记的这段武汉战‘疫’时光,你取的标题又是什么”?

他略沉思,答道:“Han而无憾。第一个Han,是用撼还是憾,亦或是捍?也许都可以。”

相关新闻

  • 声明: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Copyright © 2009 - 2013 dilodesign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新办[2001]19号 浙ICP备09100296号

地址:温州公园路登陆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:0577-88096870 0577-88096580

贝博直播app乐虎国际手机版appbetway必威手机下载